当前位置:主页 > D半生活 >《验尸官传奇》:受刑人在移出牢房的过程中死了,狱方说「没有画 >

《验尸官传奇》:受刑人在移出牢房的过程中死了,狱方说「没有画

   时间: 2020-06-11   来源: D半生活 阅读: 196
牢房的阴谋

在一九八六年,住在马林郡的人开始争论,验尸官调查员的退休福利是否应该与警察及消防员相同。由于警察与消防员的职业风险较高,因此他们的退休金比郡政府的其他工作人员来得高。此外,他们在工作中罹患的任何严重疾病,例如心脏病或胃癌,都会直接被视为是由工作引起,并得到全额补助。验尸官金德里契医师认为,调查员也应该得到同样的福利。调查员必须跟警察一样携带枪枝,必须跟消防员一样,在半夜熟睡时从床上跳起来,赶到事发现场,并承受这种作息带来的压力。再加上调查员还必须进入圣昆丁监狱,监狱中有不少囚犯可以在开放区域自由行动,因此调查员每次进入监狱都必须冒着生命危险。

就算马林郡只有三名调查员,行政官员依然不愿意为此增加任何开支,金德里契的要求最后遭到驳回。行政官员甚至告诉金德里契,若进入圣昆丁监狱对调查员来说很危险,那幺他们就不应该进去。自此之后,所有监狱中的死者都被送到监狱外的医院或殡仪馆进行验尸。

一九九七年六月,萨米.马修尔在死后被送到监狱外验尸,在他死前,共有五位矫正人员一起强迫他离开原本的牢房——三名壮硕的男性进入牢房内压制他,两名女性矫正人员在牢房外监视。霍姆斯那时的职位是验尸官助理,负责在殡仪馆勘验萨米的是调查员唐.科尼西。科尼西注意到萨米的脸、手与一边膝盖上有轻微瘀伤,手指甲有裂伤。此外,萨米的鼻腔中分泌出了透明液体。

霍姆斯在检视过科尼西的报告后,也检视了监狱员工随后交上的报告。根据值班组长的说法,在三名男性矫正人员接近萨米的牢房时,萨米立刻紧关上牢房门,把自己关在里面。矫正人员先使用防护喷雾(俗称胡椒喷雾)镇压萨米,再将他拖出牢房。没多久,萨米就表现出类似癫痫发作的症状,随后死亡。霍姆斯觉得这整件事一点道理都没有,他获得狱方的同意,可以与特定几位监狱人员谈谈此案件。

霍姆斯面对的情势十分棘手,他知道自己必须留意,不能随意指控任何人做错任何事。但他又必须确认监狱人员是否有遵守狱中规则行事,以及他们原本是否可以避免萨米的死亡。在此之前,霍姆斯要先弄清楚,一名没有明显健康问题的人为何会在被带离牢房时死亡。

五十一岁的萨米.马修尔是一名身材壮硕的非裔美国人,他因为在洛杉矶杀了一名妓女而被判刑,已关在圣昆丁监狱中将近十年。共有三名精神病医师判断他的心智不健全,并在法庭上作证,但该案的法官驳回了他们的诊断。而后,狱中的心理学家在诊断萨米后,判定他是「活跃型精神失常患者」,而且是「慢性」病症。

霍姆斯说:「萨米的体重过重,但依然有点难以对付。他只有小学毕业,容易陷入混乱,有时会变得偏执而多疑。监狱人员告诉他,他们要将他转移到另一间牢房时,他没办法理解这个状况。他已经在同一间牢房里住很久了,并不想要离开。没人想要花时间向他解释,为什幺要更换牢房。」

霍姆斯花了四天的时间逐渐拼凑出故事的原貌,他和所有与该案相关的监狱人员都对谈过一遍了,唯一的例外是一名矫正人员,狱方告诉霍姆斯,该名矫正人员因为最近受了伤,所以已经离开圣昆丁了。

霍姆斯在每场对谈的一开始都会向对方解释,他的目的是多了解一些萨米死亡时的状况。他说,报告中写出了每个人的作为,但没有提到事件发生时他们的感觉、印象与所说的话。解剖验尸报告与毒物检测报告也都没有解释萨米为何死亡。霍姆斯想要弄清楚,萨米的状况是不是所谓的「激动性谵妄」,此症状会使人变得兴奋、语无伦次、具高度侵略性,并展现出异常强大的力量——报告里有提到类似的现象。

有三名矫正人员表示愿意协助,他们很乐疑协助霍姆斯釐清疑问。一名男性矫正人员在回答霍姆斯的问题时显得不情不愿,他说他需要在回答前先看看自己之前写的报告。四人都说萨米的死亡发生得很突然,让他们深感意外。每名矫正人员在此之前都曾协助过更换牢房,他们都说这不是萨米第一次更换牢房。

截至目前为止,霍姆斯已取得了足够的第一手资讯,足以了解监狱人员的工作模式。「在监狱的运作系统中,遇到不服从命令的犯人时,」他说,「他们的处理方式是用力量压制,而萨米很清楚这点。矫正人员在打开他的牢房门时——门并没有开得很大——直接在萨米的脸前数吋对他喷洒胡椒喷雾。喷雾会严重刺激眼睛,使人眼睛疼痛、分泌泪水,并暂时失明。他们说,按照规定,每次喷胡椒喷雾的时间是两秒,两次喷雾间要有适当的时间间隔。但他们全都同时用喷雾剂喷萨米,连续好几次,而且喷雾的时间可能超过了两秒。」

萨米的眼睛刺痛,觉得喉咙像是着火了。他抓过床垫挡在脸前,想要阻隔喷雾,但矫正人员将床垫扯落,继续喷他。他想要把他们推出牢房——他们三个人都很高大,又都比萨米更年轻又更强壮——他成功把他们推出去了几秒,但是三名矫正人员的力量大得多,他们把萨米面朝下地压倒。两名矫正人员将他压制在地,另一位矫正人员则把单边膝盖压在他的背上。

「那时萨米身上承受的压力比四百磅还重,」霍姆斯说,「使他的横膈膜受到压迫。对于一名过重的老男人来说,被一而再、再而三地喷洒胡椒喷雾后,又面朝下地被重重压在地上,这可以说是再糟糕不过的状况了。」

萨米不断说着:「我没办法呼吸了!我没办法呼吸了!」但矫正人员全都当作没听见,觉得这只是萨米想要用计摆脱他们而已。

萨米被铐上手铐并绑上腿部束带时,矫正人员依然用膝盖压住后背,他的肩膀、手臂和腿都被压制在地。霍姆斯在补充报告中写道:「萨米.马修尔从此时开始表现出癫痫或痉挛的徵兆,但反应并不激烈,至多只能说是不受控制的颤抖。他并没有呕吐、作呕或四肢激烈抽搐。」

萨米面朝下地趴在水泥地板上,「像猪一样被绑起来」,霍姆斯这幺描述。一名女性矫正人员建议将萨米翻成侧卧,其他人依言这幺做了,接着他们将担架挤进牢房中,把萨米搬了上去。所有矫正人员都表示,萨米在前往医务室的途中还能条理分明地和他们沟通。然而霍姆斯认为这套说辞不太站得住脚。他在与其他监狱人员谈话时,得知萨米平常很少与他人说话,就算真的说起话来,也都被认为是在自言自语。好几个人甚至告诉霍姆斯,他们从没听过萨米说话。

萨米一抵达医务室,就被戴上了遮住口鼻的纸製口罩。他的嘴巴里有血,人人都知道他过去曾对监狱人员吐口水。虽然每名涉及此案的人都缴交了一份正式报告,但霍姆斯依然不知道医务室中的人在替萨米戴上口罩后做了什幺事。当时共有六到八人在照顾萨米,其中包括三名矫正人员(因为萨米是死刑犯)、一名护理师与一名医师。霍姆斯和医护人员谈话时,对方表示他们替萨米量了两次血压,但他们的作为仅止于此。他们说萨米的呼吸很浅,但并不吃力。在被送进医务室二十分钟后,医护人员替萨米接上心电图监测器,萤幕上出现的心律是一条直线。萨米已经没有心跳了。

霍姆斯在检视萨米的医疗纪录时,没有发现任何与心脏疾病有关的迹象,萨米进入圣昆丁监狱后也从没有接受与心脏有关的治疗。霍姆斯认为狱方的医师应该在萨米抵达时就替他测量血压、脉搏与呼吸等状况,而不是直到宣布死亡时才有所行动。医师没有施行CPR,霍姆斯猜测这可能是因为他将萨米的癫痫发作误判为心脏骤停。

霍姆斯注意到,萨米在失去意识前并没有因意外或非意外的窒息而引发缺氧(缺氧会使脑细胞死亡)。解剖验尸的结果显示,除了可预期的咽喉黏膜内壁充血,萨米身上没有异常之处。

因离开监狱而无法约谈的那名矫正官员负责的是录影。霍姆斯想要釐清萨米被移出牢房时到底发生了什幺事,以及这些事情发生的顺序,若有录影带绝对会大有帮助。但狱方却告诉霍姆斯,录影机「故障了」,因此没有录影带可看。

在萨米死去两个半月后,霍姆斯收到了萨米的中性蛋白酶测试结果。若血液中的中性蛋白酶浓度偏高,则表示此人可能有急性过敏反应,这种过敏反应有可能会使血压骤降,有时甚至可能导致死亡。有的人可能过去曾吃过不少甲壳类与海鲜都没事,但某天却突然因为这些食物而产生急性过敏反应,濒临死亡。萨米的中性蛋白酶浓度远超过正常标準,在移出牢房的过程与医护室中,除了防护喷雾外,没有其他可能引起过敏反应的物质,因此霍姆斯认为使萨米产生过敏反应的可能是防护喷雾。

霍姆斯随后在正式的验尸官公开调查中指出,萨米之死有可能是凶杀案,并列出了所有因素——过度使用防护喷雾、压在萨米身上的重量压迫到横膈膜、萨米说自己无法呼吸、萨米没有心脏病史,以及缺乏妥善的医疗照顾。霍姆斯确信萨米并非死于意外或者自然死亡,显然也不是自杀。然而,警方与地区检察官都不愿意起诉,狱方人员在经过内部调查后下了结论,认为萨米是在激烈动作后因体重过重导致心脏无法负荷而死。矫正人员与医护人员皆不需受罚。到了最后,霍姆斯只能判定死亡方式是不确定。直至今日,他还是对此感到十分遗憾。

「那些矫正官员都是共谋,这整个系统也是共谋,」他说,「我不是在替罪犯或者做了坏事的人说话,我只想用正确的方式做事,而他们做事的方式是错的。萨米.马修尔本可以不用死的,他不应该死,至少不该在移出牢房的过程中死亡。」

霍姆斯一再想起他在事件发生后学到的事。「衣服上有徽章的人要你站起来时,只要你不站起来,你就是坏人。有徽章的人要你坐下时,只要你不坐下,他就会觉得受到挑衅,状况就此变得越来越紧张。监狱里的运作模式不该是这样子。他们应该请一位谘商师来和萨米谈谈,告诉他:『萨米,若你愿意移出牢房的话,一切都会变得更好。』萨米已经被关在这里很长一段时间了,他们都认识他。他们知道他没受过什幺教育。从学术定义来说,他虽然不是个白癡,但也相去不远。」

萨米有一个哥哥,住在南美。霍姆斯通知他萨米死亡时,他哥哥无法理解这是怎幺回事。

「萨米不是那种性格暴力的人。」他说。这是事实。

「萨米的体格壮硕,」霍姆斯说,「他因谋杀罪而被关,但除了精神病会偶尔发作外,他不会对任何人产生威胁。」

在萨米死亡的四个月前,加州最高法院意见一致地推翻了对萨米的死刑判决。这是五年来,法院第二次有理有据地推翻直接上诉案件的死刑判决(法院在这段期间判定了八十四件死刑)。推翻判决的主要原因是由于萨米的律师,来自长滩的罗恩.斯利克。斯利克在先前并没有告诉陪审团,在死者的尸体被发现之前,还有人看到另一名男子离开凶杀现场。他也没有告诉陪审团,萨米的DNA并不符合警方在死者阴道中发现的精子。事实上,斯利克没有传唤半个证人,就这幺放任陪审团作出判决。

萨米完全不知道自己的死刑判决被推翻了。律师寄来的信被原封不动地寄了回去。与此同时,萨米日复一日地坐在牢房里的铁床上,不断前后晃动,确信监狱人员在他的食物里下毒,而他的律师则是共犯。萨米的猜测确实离事实不远。

相关书摘 ►《验尸官传奇》:自金门大桥开放那天起,死亡的列队开始成形

书籍介绍

《验尸官传奇:让尸体说话,四十年与残酷凶手的智力对决》,方言文化出版
.透过以上连结购书,《关键评论网》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。

作者:约翰.贝特森
译者:闻翊均

《验尸官传奇》从八百多个真实案件中挑选出最错综複杂的死亡案例,让我们了解面对充满暴力、不公平与疑点重重的死亡案件时,要耗费多大的精力与决心,才能为生者找出所爱之人死亡的真相。作者约翰.贝特森以冷静的写作笔法,毛骨悚然的深刻描述,不断地冲击读者感官,而这些令人不寒而慄却又感到心碎的案件,也让人不禁思索:既然生命是那幺脆弱、又容易被夺走的东西,我们该怎幺疗癒悲伤,又该如何珍惜所爱之人?

本书特色:

AMAZON亚马逊网路书店四颗半星好评推荐。真实远比想像精采,看前加州验尸官协会会长,如何锲而不捨的追查真相。一窥验尸官的工作,揭露他们如何面对形形色色的死亡,及法医学对社会有多重要。《验尸官传奇》:受刑人在移出牢房的过程中死了,狱方说「没有画
上一篇:
下一篇:
猜你喜欢...
相关信息
图文欣赏
精彩推荐 
搞笑百态 
精彩文章

申博太阳城_手机版sunbet二维码|服务百姓生活网|网站地图 申博官网备用网址xsb03注 申博360网址